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以马内利

耶和华啊,求你听我的祷告,留心听我的呼求。我流泪,求你不要静默无声……

 
 
 

日志

 
 
关于我

“不从恶人的计谋,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亵慢人的座位,惟喜爱耶和华的律法,昼夜思想,这人便为有福。他要像一棵树栽在溪水旁,按时候结果子,叶子也不枯干。”(诗1:1-3)

网易考拉推荐

转王牧师博客:主的恩典够我用的 (十三)  

2010-12-08 12:21: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主的恩典够我用的

      

十三、主里的婚恋

 

青年弟兄姐妹的婚事也征求我的意见,我哪懂得这些,只看人是爱主的就觉得好,至于人长的俊还是丑,我根本就说不出一二三来。至于穷富我自己更是没在意过,就连自己的生活,这叫做富还是叫做穷,自己都说不出来。世俗生活的其它情况更不知道了。

那时农村的青年人定婚,女方会要求很多的聘礼,有些是很时髦的,其实,她们也不一定都完全是为着要东西,因为在人们的潜意识里,好象聘礼的轻重一定程度上代表着男方对她价值的一种肯定。因此女孩定婚彼此攀比,谁收的聘礼多,值钱和时髦,就感到有面子,反之就感到没面子。只有主家的孩子不但与世俗有分别,而且可说是完全反其道而行之,因为他们都不约而同的以我和道真的结婚为榜样,虽然做不到那么干净不沾世俗,却都不要钱,不收彩礼,而且结婚也不置办酒席,亲朋好友和弟兄姐妹一块吃大锅饭。什么条件也没有,只求能终生同心爱主为主而活。虽然知道是关系一生的人生大事,却想人在世上是极其暂时的,什么都不如得主喜悦重要,想法极其单纯。后来我数算了一下,有二十对青年就是这样结合的。这在世人中间,作出了美好的见证,使他们无不由衷地赞叹,羡慕,惊讶,可惜他们自己却学不来。

韩方东弟兄是桥南教会的主要同工之一,服侍主很忠心。父亲久病去世没有几年,母亲也长期有病,因此家境非常贫寒。舒心姊妹是章丘西王教会的姊妹,愿意找一个能一生同心服侍主的伴侣。他们在婚姻上都希望听我的意见,于是我做了他们的介绍人。所以他们定婚时,韩方东弟兄问舒心姊妹有什么其它条件要求,她立时流泪了,说:“耶稣为我们钉十字架都不讲条件,我还能有什么条件呢?只要你爱主,我们能一起服侍教会,我只有觉得自己不配!”

济南孙红英姊妹听了苌庄一带那么多青年弟兄姐妹婚姻的见证很受感动,说愿意在自己的婚姻大事上寻求神的旨意,但不知道应当怎么寻求。有人为她介绍一位弟兄,全家信主。可她特别相不中人,说自从见那弟兄第一眼之后,就再也不愿见第二眼了。她觉得过去所谈过的对象,她相不中的都比这位弟兄强。不料,她刚决意在婚姻上顺服神的安排,就遇到了这事。她请人帮她祷告决定,可这个说这,那个说那,说的都不一样。还有人说,如果你祷告时受感动流泪,那可能就是神的旨意。可她说她自从信主至今祷告从未流过泪。于是,她想让我帮她做决定。我当然不能这样做,还是劝她求神指引。她说她祷告好象从未得到回应过才请我定夺。

我说:“你心里带有自己的意见,再问主的旨意,是祷告不出来的。你说主啊,反正我是不愿意,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你这样祷告主不会回答你。你祷告要以神为神、以主为主才能寻求主的旨意。”我又说:“你祷告的时候,可以把你刚才对我说的向主说一遍,说主啊,我是不愿意,我过去谈的那些都比他强,我自见他第一眼,就不想看他第二眼了。但我不能按我的意思,只能按你的意思。无论我多么不愿意,只要你愿意我就愿意,只要你喜欢的,我无论多么不喜欢我也欢喜顺服去做。”后来定婚的时候,她告诉我,那次回去她就这样祷告的,当她这样祷告的时候,立刻与神有了甜密的交通,她说她这是第一次祷告流泪。奇妙的是,当她再见那位弟兄的时候,怎么看都看着好了。

济南玉莲姐对我说,高唐县的金桂姊妹愿意从苌庄一带找对象,为着今后能得着很好的灵性帮助。高唐离苌庄二百多里路。我想附近的青年都已订婚,所以也没回话。但她见面就说,说了几次。我说桥南村有几位青年弟兄都很热心爱主,还没找对象,离苌庄约有二十五里路。后来,玉莲姐见到我就说:“金桂问我叫什么名字,什么情况。我答不上来。”我想一想,就给他介绍以利弟兄吧!我哪会说别的,我说:“你告诉她,长的丑,家里穷,家庭还是地主成份,但是他很爱主!”过了一段时间,金桂姊妹和她未信主的嫂子一块来了,说要见一见以利。于是我把以利叫到苌庄,他们见面之后又一块到了桥头以利家看了看,下午回了苌庄。金桂对我说:“如果以利没意见的话,干脆今晚我们就订婚吧!省得这么远来回跑。”我十分意外地问她,你不应该回去先和父母及全家人商量吗?她说,他们很世俗,商量不商量都一样,他们不会同意。所以只要为着爱主,就不必商量了。我说:“你们两个还没有谈话呢?就现在谈谈吧!”谈的时候,以利说:“我母亲给我四十八块钱让我带给你。”金桂说:“如果你为定婚给我钱的话,我告诉你,我们那儿见面至少给五百。”以利说:“哟,我家可没办法拿出这么多。”金桂说:“那你就一分钱也别拿。我全家人非常世俗,如果不按世俗上那一套,你拿多少钱他们都不高兴。你想,你从来没去一次,都不认识你。我一个女孩,自己跑来就定了婚回去,他们会怎么说。我是奔着主的家来的,我总觉得自己不配。今晚定婚所分的糖,剩下的我拿回去分一下就都知道我定婚了,如剩不下,我自己回去买。”这样,当晚定了婚。当我为他们的婚姻祝福时,两个人立刻大大被圣灵充满。

黄河北济阳崔玉珍的母亲因病信了主,请牛承荣四大爷为她祷告。因为那时文革刚结束,信主不敢公开。玉珍的父亲崔连吉在生产队当队长,他不信主,当大家祷告的时候,他躲到队部去。四大爷问他:“兄弟,你请我们为弟妹祷告,那么,你为什么不一块祷告呢?”他说:“我又吸烟又喝酒的,怎么祷告?”四大爷说:“你不能戒掉吗?”他想,是啊,请人家来祷告,自己不祷告这不象话。于是他把酒壶摔碎,把烟杆折断扔在了墙外。四大爷说:“你不喝就可以了,何必摔碎呢,送人也可以呀。”他说:“既然主不喜欢,我自己不喝了,也不送别人让别人用,就把它摔碎!今后再也也不吸烟了,所以把烟杆折断扔出去。”从此,他开始随着大家祷告。

那时生活都非常困难。尤其是济阳一带,几年前好多人出来讨饭。近几年刚刚不讨饭,但全年人均口粮只有二百来斤,远远不够吃。玉珍家和大家一样,本来自己就缺吃少穿,她妈妈信主后,接待弟兄姐妹非常热情,有什么好吃的总是留着接待弟兄姐妹。一天,那位严重耳聋的贺大娘和另一位老姊妹到她家帮她祷告,于是玉珍的妈妈拿出家里仅有的一小瓢面粉,和了和包起了水饺。崔连吉回家一见包水饺,很高兴,因为自己已经很长时间没吃过水饺了,实在馋得慌。但一看那一点面和水饺馅,估计顶多能包四碗,仅够客人吃的。于是想躲出去。等大家吃完饭后自己再回家,免得大家让来让去都没法吃。不料,他还没出去门,又来了二位姐妹。他想,我看这下连水饺汤也喝不上了,快走吧!打完招呼刚走到大门口,不想又来了三位。他赶紧躲到队部去了。

一会到了吃饭的时间,玉珍来找他,说:“贺大娘说了,你不回家大家都不吃饭,一定要等你一块吃。”他只好跟玉珍回家去了。他一路想着这么少的水饺十个人吃,不够吃会多尴尬。可他刚进大门,就看见屋门里面满桌子水饺,厨房里还在继续煮。他大为惊奇,心里连说,有神了,有神了!结果十人吃罢还有剩的(由于事隔多年,忘记剩几碗了)。

既然知道神是真的,他说,主只要怎么说咱就怎样做。那时候,缺少传道人。济阳那边更是没有人去,大家非常渴慕神的话。崔连吉说,也别说没有传道人,就咱学会的这几个灵歌,这些话你做到了没有?他听说十分之一奉献,就开始从所有的收入纳十分之一。奇妙的是,自此他家的生活再没有缺乏过。虽然经常接待弟兄姐妹,他却年年口粮有余。

玉珍在村里是团支书,很进步的。她的男朋友听说玉珍信了主,很不高兴,劝她不要信,不然就分手。她说,你回家问一问你的父母,说从此以后我不认你们了,你看他们会说什么?你不能不认父母了,我怎么能不认主的名呢?最终他们分手了。

后来,我给她介绍了大码头村连普哥的儿子——黑子。我哪会给人介绍对象,她问我黑子家什么情况,我说,地主成份,连普哥常常挨批斗。除了因着成份问题,很大部分原因是为信耶稣,家里很穷,人长得也不俊(其实长的怎样我也不懂),只有一样,信主,我们都很同心。她们全家人什么话也没有,就同意了。本来,父母想把她留在身边,老来有靠,却不想给她介绍的对象不但远,还是地主成分,一直挨整(那时候,谁也不肯和成份高的人结亲)。有姊妹问玉珍的母亲能舍得吗?她说:“只要主喜欢,火炕我都会往下跳!”

后来,玉珍和金桂,两对夫妇一块结了婚。结婚的时候,世俗的做法一点也没有。只是弟兄姐妹在一起聚会,吃的是大锅饭。会后我领他们两对到了临朐和泰安,请主家的老人们为他们祝了福,就算结完了婚。

连普哥是一九五六年信主的。他母亲先信的,那时他在遥墙村读初中。回家见他母亲跪着祷告,就说:“起来,别祷告了,俺老师说了,这是迷信!”后来,他到苌庄聚会,接受了救恩,听了道,读了圣经(那时没有比较明白圣经的人帮助,读经多凭自己理解),极为火热。回来后对他母亲说,过去我不知道,现在才知道,原来天地万物都是神造的,咱们人也是。既然如此,咱一切所有的都是主的,还是都奉献给主吧!于是将家里只要看上眼的东西,他就千方百计拿出去奉献。可家里人不同意,尤其是连普嫂那时她还未信主。他看家里人不同意,就硬往外拿,拿不出就偷着往外拿。家里人都急了,心想他怎么变得这样呢?后来,全家人整天都像防贼一样,每当他出门,大人孩子都看住他,不让他往外带东西。家里的拿不出来,他又到姥姥家劝姥姥奉献,说,姥姥你信主这么多年,怎么不知道奉献呢?我帮助你奉献吧!就这样,像着迷一样奉献。后来他读圣经读到:“人因为先知的名接待先知,必得先知所得的赏赐;人因为义人的名接待义人,必得义人所得的赏赐。”(太10:41)从此,弟兄姐妹到他村里只要被他看见,他一定拉着拽着强留你到他家吃饭、住宿。那时候,口粮都不够吃,生活很困难,可他有什么好吃的自己从来舍不得吃,都留着接待弟兄姐妹。有一晚他把我强拉到他家里住下,回家后,他爬到了屋顶的墟棚上找来找去,弄得浑身是土,拿下一个蓝色的小小布袋,然后把口袋全倒进碗里,原来是半碗多生芝麻。对我说:“兄弟,我家没有好吃的东西,就这点芝麻,现在你就把它全吃上吧!”我当然不能吃他的芝麻,他见我不吃急得他不得了。真叫人哭笑不得。

连普嫂子还没有信主的时候,为这些事经常骂他,和他打架。于是他天天为妻子信主祷告。我才七、八岁时,每次听见他祷告都常是不断重复地说:“主啊,求你救我女人呀!主啊,求求你救我的妻子呀!”就这样,连续有六年之久。有一夜他梦见了耶稣,耶稣说:“你女人不是我所拣选的小羊啊!”(注:我个人理解,如果这梦是从主来的,这里所说的“拣选”不应该是指创世之前在基督里的绝对预定和拣选说的。而是,在现实生活中还未到拣选的时候,主以此试验他。)他醒了,心里懊丧地想,这倒好,我为她祷告了六年了,原来还不是主拣选的小羊呢。从此,不再为她祷告。可是他却憋不住,过有一段时间,他说:“主啊!你怎么能说她不是你所拣选的小羊呢?你不是愿意万人得救,明白真道吗?不行啊,我还是得求你救她呀!”于是又开始象过去每次祷告都为妻子求。这次求的时间不长,连普哥出黄河工干活。黄河工很累,连普嫂挂心他的腰腿痛。连普嫂梦见一人对她说,你也祷告,你丈夫的腰腿疼就能好了。这样,连普嫂子和孩子也信了主,和他一样,都热心爱弟兄姐妹。一夜,他梦见自己在屋里,虽然没有出去,却仍然看见一个光明的人,从极高极高的天上直线降下来,一点也不转弯,下降的时候,还不到半空就照得满屋里比正午还亮。这人让他爬在床上为他针炙,浑身下满了针,大约二指的空间就下一个针。一会那人把针起掉,又直线升了天。还是满屋铮亮,直到那人升到完全消失才恢复正常。他醒来后,腰背疼腿疼竟都痊愈了。

连普哥文革受了很大的逼迫,连续二十七天的批斗和毒打,始终不否认主的名。他们村里称他为“信耶稣的李玉和”。

济南玉莲姐是在灵修院长大的,但从小读书就学无神论,以为信神是迷信。学生时代,和别人一样,对于将来的人生,她有着自己的理想。但只因属于基督教家庭,又是灵修院,所以受村里人歧视,所有理想都不能实现。那时,她把这一切都归咎于基督教的家庭背境,所以对于信耶稣充满了怨恨。后来有人将其鸿哥介绍给她,她虽然知道其鸿哥信主,可是她想,年轻人不会真信耶稣的,就同意了。

不料,其鸿哥却非常热心爱主,对此,玉莲姐非常不满,经常和其鸿哥吵架。尤其是对于主里面的弟兄姐妹,其鸿哥越是爱谁,她就越是恨谁。我每到他家,玉莲姐就和他打架,一打就是一整夜,越打越厉害。我问其鸿哥,你们经常这样吗?他说经常这样还有法过下去吗?我说,你想怎么办?他表示没有办法。我说她这不是针对你,是针你所信的主耶稣。所以你要对她有一个明确态度,让她知道她对你怎么都可以,如果仇恨你的信仰,你不能爱妻子过于爱主。

当其鸿哥这样做的时候,主就在玉莲姐心里作了奇妙的工作,她感到就像当日的保罗,有鳞片从眼睛上掉了下来,样样都看清楚了。

有一天她去苌庄,晚上道真领聚会,唱的诗是《主的道路》,当唱到“血泪再不为自己流”这句话的时候,她心里向主说:“主啊,从今以后我也血泪再不为自己流!”真的,到现在三十多年的时间过去了,他们夫妻二人整天忙忙碌碌,我真看不出,有什么血汗是为自己而流的,都是在为着主、为弟兄姐妹的事情而劳碌。三个孩子小时候,他们没有时间照顾,家里二十来平方拥挤的面积,天天接待远来的弟兄姐妹,孩子们每晚复习功课,都是等弟兄姐妹睡下之后,下半夜起来复习。他们专以神的事为念,他们的全家大人孩子所有的事情,神都奇妙的为他们负了一切的责任。儿子学习成绩特别优秀,几乎每门功课都常常满分,拿到硕士学位后,分配在大众日报工作。现在又拿到中国传媒大学的博士学位。女儿当教员。虽然他们全家人不求世上的一切,但主却在他们家中处处彰显了他信实的荣耀作为!

  评论这张
 
阅读(2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