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以马内利

耶和华啊,求你听我的祷告,留心听我的呼求。我流泪,求你不要静默无声……

 
 
 

日志

 
 
关于我

“不从恶人的计谋,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亵慢人的座位,惟喜爱耶和华的律法,昼夜思想,这人便为有福。他要像一棵树栽在溪水旁,按时候结果子,叶子也不枯干。”(诗1:1-3)

网易考拉推荐

转:主的恩典够我用的(六)  

2010-05-14 10:34: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主的恩典够我用的

六、对付“自己”

文革那时候,没有教会,没有讲道人,尤其是刚刚蒙恩的时候,因为什么也不懂,无法形容如何渴望得到人真理的指导,却是得不到。我父亲虽然是牧师,但他早就过世了。所以我只有自己反复读圣经,渴慕知道上帝是怎样的一位上帝,他喜欢人做什么,怎样做,不喜欢人做什么,怎样做。好知道今后的人生如何得主喜悦。读圣经中所有的人物的故事,也是要通过他们与上帝交往的经历,知道上帝的要求和性情,以他们作为行上帝旨意的榜样或失败的鉴戒。

直到有一晚大家在一起聚会,我读圣经,当我读到罗马书第八章四至八节:“…律法的义成就在我们这不随从肉体,只随从圣灵的人身上。因为随从肉体的人,体贴肉体的事;随从圣灵的人,体贴圣灵的事。体贴肉体的就是死,体贴圣灵的乃是生命平安,原来体贴肉体的就是与上帝为仇,因为不服上帝的律法,也是不能服,而且属肉体的人不能得上帝的喜欢。”我好象豁然开朗,抓住了一生的生活和行为的纲领性的真理指导。因为我想人.生所行的一切所有的事情,除了体贴肉体做的,就是体贴圣灵做的。人只有不体贴肉体,才能体贴圣灵。人只有不随从肉体的私欲,才能随从圣灵的引导。我想圣灵引导人的目的,就是要叫人不随从肉体,不随从肉体的私欲,只随从圣灵而活着。(圣经中的肉体,有两个概念,一指血肉之躯的身体而言,一指属肉体的败坏的旧生命而言。对付“肉体”不是苦修禁欲,而是意志向上帝降服。)“你们当顺着圣灵而行,就不放纵肉体的情欲了。因为情欲和圣灵相争,圣灵和情欲相争,这两个是彼此相敌,使你们不能做所愿意的。”(加5:16. 17)。

起初人类因为误用了自由而做了罪的奴仆,以致全然败坏,再没有不犯罪的自由,人随从自己的意志只能犯罪,不能行义。所以,人真正得救的生活,就要在意志上凡事降服,与上帝相联合,遵行上帝的旨意。因此,保罗说:“原来体贴肉体的就是与上帝为仇,因为不服上帝的律法,也是不能服”;“因为情欲和圣灵相争,圣灵和情欲相争,这两个是彼此相敌,使你们不能做所愿意的。”(加5:17)

圣经说:“ 私欲既怀了胎,就生出罪来;罪既长成,就生出死来。”(雅1:15) 随从私欲的人就是属肉体的。肉体既是必死的,凡属肉体的都是必死的。只有随从圣灵的引导而生活的人才是属圣灵的,这就是生命平安。什么是属灵,真正的属灵不在于属灵的恩赐,而是在于属灵的生命和生活。“因为凡被上帝的灵引导的,都是上帝的儿子”(罗8:14)。

圣经说:“不要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人若爱世界,爱父的心就不在他里面了。因为凡世界上的事,就像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并今生的骄傲,都不是从父来的,乃是从世界来的。 ”(约一2: 15 .16)我想一个被主血买来的人,就要除了耶稣什么都不爱,不受任何东西的辖制,使自己能自由地爱主。为了对付眼目的情欲,对付爱穿的心,常常偏偏穿上自己不喜欢穿的衣服出去。有时,甚至穿上母亲的棉袄出去参加劳动,那是带大襟的,小伙子穿在身上那当然是很奇怪。别人也不能理解怎么回事,但是,我知道我里面的需要。而且每当对付在主之外的其它所爱的时候,向着主的心就专一了。和主的关系也更加亲密了。(注:这些做法只是个人当时没有人指导下,按个人理解做出的行为。绝不是象有人所以为的,穿得好坏,一定与灵命好坏有关系。基督徒的行为如果不是源于旧生命、里头有私欲,做什么都是自由的。“凡事我都可行,但不都有益处;凡事我都可行,但无论那一件,我总不受他的辖制。”(林前6:12)

我自小自尊心很强,做错了事,从来不肯向人认错,也从没有向人认过错。但是因为脾气犟,曾经与很多人发生过口角。如果说怨谁,那是另外一回事,但我得 靠着圣灵对付罪,对付自己。因此凡是曾与我发生过口角的人,我都一一找到他们向他们道了歉。其实他们并不需要道歉,因为一些小事,本来他们也不以为意,其实当时就没事,况且己经过去好久了。其实我这样做是为着打击我自己里面的骄傲。这在我来说,是绝做不到的事,但我得做,由不得自己不去做,我就知道这不是出于我自己,而是主在身上做, “耶和华啊,你曾劝导我,我也听了你的劝导,你比我有力量,且胜了我。”(耶20:7)所以,我不但无法随从自己,反而凡事向着自己最不愿意的去行,不是为着自己愿意,而是为着让主愿意,让主喜欢,甘愿剥夺自己愿意和喜好的一切。正如上帝借以赛亚所说的:“谁比我的仆人眼瞎呢?谁比我差遣的使者耳聋呢?谁瞎眼像那与我和好的,谁瞎眼像耶和华的仆人呢?你看见许多事却不领会;耳朵开通却不听见。” (赛42: 19.20)。那时,对于世界上自己所喜好的一切,真如同眼瞎耳聋一样,虽然看见、虽然听见,却于自己的内心不发生影响。

在生产队里我是顶尖的插秧能手。每次将自己的秧插完,还要帮助别人。插秧不但是最累的活,而且有一定的技术性。全生产队的水稻百多亩,就靠十来个插秧能手来完成。因此,队长对会插秧的这几个人非常客气,从来不敢得罪。

在插秧的能手中,我的作用最大。我两手全磨破了,甚至化了脓,还是拼命的干。大家都很感动,知道信耶稣的人诚实。队长也经常情不自禁地不论当面还是背后,夸干活最实在。有一天插秧,天气特别热,由于活太累、出汗多,大家都渴的要命。一会儿,有人送水来了,水正好放在我的身边,每一次都是这样,我无论多么渴也从来没有抢着喝过,只怕别人不够喝。总是最后等大家喝完之后,如果还剩下点我才喝,剩不下也就不喝了。这一次提水来,大家都从很远的地方急忙往水跟前跑,只恐怕自己喝不上,看来都是真的渴极了,我虽然在水跟前,也渴得要命,却没有先喝,而是自己继续插秧,等他们都喝完走了,我才去喝。但我刚一过去,队长就对着我大骂起来。他见我不说什么,大声说:“我看你小子就是不老实!”这是一句话是开批斗大会时对所谓的 “地、富、反、坏、右”所说的话。我虽然受逼迫,但家庭成份还是贫农。小孩子又没有历史问题,所以从来没把我当做敌我矛盾看待。所以他这话伤害了我的自尊心。我想上帝知道我隐藏的骄傲,使我借着撒但攻击我的弱点,进一步向自己死。我本来是要争理的,但我不能顺从自己,只能顺从圣灵,治死老我,为此,我很快将争理的冲动变成了道歉的行动。我向他道歉的时候,他却趾高气昂的说:“对么,以后不许你再这样做!” 我却将感谢和赞美归给上帝。我想一个基督徒真正的得胜不在于对付别人,只在于得胜自己。

当时有一个所谓的“传道人”,跟随他的还有一帮人。他本来和我走得很近,可我发觉他在信仰上大有问题,就直接给他指出来。他一开始装作非常谦卑虚,心的样子,实际上却十分不服,非常诡诈,说他很需要我“帮助”他,要和我“交通”。“交通”的时候,他避开正题忽然问难:“信主做什么事最重要?”我回答说:“遵行天父旨意!”“为什么?”“因为耶稣说:‘ 凡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进天国;惟独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太7:21)“什么叫做上帝的旨意?”“讲行上帝旨意是讲行为问题,人的行为分为三个方面:既对上帝、对人、对自己!对上帝要让上帝得荣耀;对人要叫人得益处;对己要舍己。这就叫做荣神、益人、舍己。”他说:“你说的这些话圣经上是没有的,你应该用圣经上的话回答我。”我说:“好吧,一、对上帝:‘要常常喜乐,不住地祷告,凡事谢恩,因为这是上帝在基督耶稣里向你们所定的旨意;’(帖前5:16-18)二、对人:‘因为神的旨意原是要你们行善;’( 彼前2:15)三、对自己:‘上帝的旨意就是要你们成为圣洁…’”(帖前4:3)。他说:“我不同意你的说法,因为没有人做得到这些。有许多人认罪还会犯罪,犯罪之后再认罪,你说上帝能不要他了吗?”我说:“你说的意思我听明白了,就是人不需要遵行天父旨意就可以进天国!”他立时张口结舌不知如何回答。后来他坠落为异端,行为特别败坏。现在想来,我那时又没听过多少道理,对于如此不存善意地忽然刁钻问难却对答如流。我想这不出于我自己。

后来,长清一位弟兄牵头给他村里搞了个加工厂,聘我画画。我不知道该不该去,也没有任何自己的选择。我就向主说,只要队长让去我就去,不让去我就不去。不料队长非常支持我去,我就去了。当时,上述的那位问难的“传道人”一伙的,指责我走贪财的路,还说贪财就等于拜偶像,说这就等于拜了偶像。我丝毫不做解释,因我来的时候,完全是存顺服的心,丝毫没有自己的选择。而且对于钱财,即便是全世界所有的金钱都放在一起,在我看和一分钱相比较,没有什么不同。好象钱财对我来说,毫无用处、丝毫不占地位。

到了长清后那位弟兄愿意我和他们在一起。但过了两个月,他们就说我在他们家吃不好,让我自己生活。一天,从报纸上看到世界某地区的人正遭受饥荒,虽然不可能帮助他们。但想起从小时候所听见母亲讲过去耶稣家庭生活的见证,为了爱主撇弃破产常年过“吃粗穿破”的生活。喝“四个眼的” 稀粥,(即稀得可以照出人来的稀粥)节约出来周济穷人。最贫困的时候,每人每天平均二两(“小两”每两30克)粮食。每想起来非常受感动,也非常愿意效法。所以就在自己的生活上极力地节俭。他们给我工资每月九十元,这在当时是非常高的。(那时县干部的工资才四十多元)我却在一个月生活中,除了20斤面粉之外,只买了二毛钱的食盐。其它就连咸菜也没有。在那里有六个月左右,从未在吃喝上浪费过。

不知道为什么,那位在一起的弟兄和他母亲,总是和我过不去,处处与我过不去,恐怕就连他们自己也讲不出为什么。他们对我不满意,但也说不出为什么不满意。于是我更加处处以吃苦和凡事舍己的行动,让他们得益处,只求叫上帝从自己身上得荣耀。但越是如此他们就越是生气。所说的每一句话很少有不带刺激的。

他们忽然让我自己生活,却什么生活用具也没有,借用他们的他们不高兴。于是我就去水坑中去洗脸、洗手,用水壶到井旁打水,用盘子当碗吃饭用。一天中午,我仅有的一点吃饭的用具找不到了,没法子吃饭,中午吃饭的时间又非常有限,我就有点着急。后来看到原来是那位弟兄用来盛上了清漆,这种清漆是毒性很大的。我就说:“你怎么把我的餐具盛漆用了呢?”不料,那位弟兄大发雷霆,立刻大吵大闹起来了。立时围了一大群人,问是怎么回事。我躲开他到别的院,不料他又跟了我去大吵大闹,我不作声,他吵了一会,见没有和他接腔,又没有内容可说。也没了劲,就回去了。这时我产生了自怜之情,就难过了。我想;这是上帝对付我,不能让撒但得胜,要得胜天然的生命。于是,我就决定要向他道歉,虽然他吵也找不到理由,我道歉也找不到理由,但他既然因我生气,就一定有生气的原因,尽管我不知道什么原因,我总得道歉。不过这道歉纯全是为着得胜撒旦的挑战,避免里面有任何隐藏的骄傲。但我又想到,他若拒绝我的道歉,给我更大的难堪,我更需要谦卑到底,而不能道歉失败。于是我找到了弟兄为让他生气向他道歉。他连忙说:“不、不、不,都是我不好。你没有错。”他立刻让他妻子做好吃的,说什么也一定要请我吃饭。以后那些日子,他处处心疼我爱我。

我想是圣灵在一切的事上,引导我凡事对付自己。尽管在肉体来说是苦的,但心灵却说不出来的喜乐。感到每当向旧生命死的时候,灵命就显然得以长进。真得是什么时候向自己死,就在什么事上向上帝活。治死自己才能活出基督。

我想人所有的“不得胜”, 不是因为不能胜过世界,也不是不能胜过撒但,或环境,或罪,或什么样的人,而是不能胜过个人自己。人只要胜过自己,对什么都可以得胜,使上帝的旨意在自己身上得以亨通。只要你的旧人死了,谁拿你都没有办法,叫你不能遵从上帝的旨意。

 “十字架的道理,在那灭亡的人为愚拙,在我们得救的人却为上帝的大能”。(林前1:18) “我们争战的兵器本不是属血气的,乃是在上帝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坚固的营垒,将各样的计谋、各样拦阻人认识上帝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林后10:4—5)。

我想,人只有借十字架的对付,以上帝的道征服了自己的时候,才能有属灵的权能以上帝的道征服别人。因为上帝的道不在乎言语,乃在乎权能,只有道的权能可以将人心中坚固的营垒,以及撒但的各样计谋,都一概攻破。

  评论这张
 
阅读(2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