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以马内利

耶和华啊,求你听我的祷告,留心听我的呼求。我流泪,求你不要静默无声……

 
 
 

日志

 
 
关于我

“不从恶人的计谋,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亵慢人的座位,惟喜爱耶和华的律法,昼夜思想,这人便为有福。他要像一棵树栽在溪水旁,按时候结果子,叶子也不枯干。”(诗1:1-3)

网易考拉推荐

转:主的恩典够我用的(三)  

2010-05-14 10:40: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主的恩典够我用的

三、主恩够用

 

第一次受逼迫的那一阶段暂时过去了,可是我的灵性却进入了一种低潮。心还是那样想的,人却好象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就象保罗说的那样:“愿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愿意的恶,我倒去作。”(罗7:19)

只觉得和主的关系越来越疏远,对主的心越来越冷漠,以致于越来越爱世界、很爱虚荣。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今生的骄傲占居了我的心,言语行动也失去了敬虔的约束。骄傲、嫉妒、争竸、放肆、逞能、脾气暴躁。每到晚上,跪在主面前,说不出的难受,恨透了自己,可是再恨也无用。虽然夜晚祷告时无数次下决心,第二天早上重新开始,连一句闲话也不再说,只内心不断地与主交通,可是到了第二天早上,人又变回去了,也不恨自己了,说话行事也由不得自己了。可以说是天天“大罪不犯小罪不断。”

在受逼迫之前、刚刚蒙恩的时候,自己的人生截然划分为二,立志从今以后虽然活着,却看自己象已经死了一样,以后活着一切言行举动要荣耀上帝,要完全为主而活。再不说一句不当说的话,不做一件不当做的事情,也不再想不当想的。宁愿怎么死,也不愿再犯一点小罪。我说:“主阿,求你让我逃避哪怕最微小的罪,象逃避地狱的火一样,就象人逃避最大的灾祸一样。”但是,同时我知道人凭着自已什么都不能做,也知道罪的试探,世界的诱惑和污染,不是人凭着自已能得胜的,只有主能使人做到。如何才能保守完全呢?我也曾求过主,让我瞎眼、耳聋、变成哑巴。我并不是随便求,而是想好之后才求的。我知道十几岁的孩子变成这样的一个残疾人,对自已的一生意味着什么。但我是在想,只要避免眼晴犯罪,一辈子眼瞎也值得。只要避免言语上犯罪,一辈子做哑巴也值得。因为也是拿不准是否可以这样求,试着求了一段时间,主却没有给。后来从圣经中看到耶稣说:“ 我不求你叫他们离开世界、只求你保守他们脱离那恶者。〔或作脱离罪恶〕”(约17:15.)

可我又想,为什么基督徒中也没见有谁是完全的呢?于是我就说:“主啊,从今以后我把自已一生的所有主权都交在你手里,你要我死我就死,你叫我活我就活。你看我需要患难你就给我患难,你看我需要平安你就叫我平安;你看我需要得胜你就叫我得胜,你看我需要失败你就叫我失败;你看我需要软弱你就叫我软弱,你看我需要刚强,你就给我刚强;你看我需要什么你就给我什么。丝毫不要顾及我的感受,只要你看为好就行!”那时,我最珍惜的是弟兄姐妹的彼此相爱。我曾想全世界的人都反对我,都说我坏透了都没关系,只要主说好就行,只要弟兄姐妹不说“不好”就行。因为我对世上的一切什么都不宝贵,只宝贵弟兄姐妹,只宝贵弟兄姐妹的彼此相爱。假设失去了弟兄姐妹的彼此相爱的那种属灵的“天伦之乐”,是我最最不能接受的事情。但那时这祷告也修改了,不论信主的不信主的,就连世上我最为敬仰的“上帝的仆人”,或人看为最爱主的人都说我坏透了,主若愿意我也接受。只求主将他对我们圣洁完全的要求做成在自已身上。当然并不是说一定要经历这些,也不知道这样求对还是不对,只是为着让主在自已身上独行其是而没有任何顾忌!

那时是这种心情,现在变成这种光景,心灵的痛苦可想而知。但是自已却改变不了什么。就这样一天天立志、失败,再立志、再失败。我发现我凭自己一点也不比世上最坏的人有丝毫强处。尽管我没做那些事,不过因为主没有完全撒手罢了。

有弟兄来找我,盼望有属灵的交通而得着帮助,可是我的心里却装满了世俗,不能给他们拿出什么有益的东西来。只能使他们失望而归。回想起来,心里说不出来的内疚。那时我体会到主说的话:“人若不常在我里面,就像枝子丢在外面枯干…你们若常在我里面,我的话也常在你们里面。”(约15:6. 7.)那时,我是不常在主里面,主的话也不常在我里面。

那时候没有传道人,也没有人给予及时的属灵辅导。只是在黑暗中摸索。有时想,肯定是主不要我了。又想,如果他要丢弃我,为什么还使我经历逼迫,并帮助我得胜呢?是否上帝拣选后又后悔现在丢弃了?就这样,天天立志失败再立志再失败。这样过了几个月的时间。由于天天重复这样的生活,后来在再次立志之先就己经知道了再次失败的结果。然而只能这样凭自己苦苦挣扎。

后来我想,既然知道再次立志改变自己还要重复失败的后果,这就是说立志和不立志结果是一样的。是否还有别的路可走?又想,别的什么路,自己努力改还不行,不努力不是更不行了吗?总不能连自己的努力也放弃了吧!

但是,随着长时间的重复失败再重复失败,终于我对于自己立志的决心也完全丧失了信心,于是我再无挣扎的力量了,也不想再挣扎了。只是将自己本相和一切光景都摆在主的面前,不再挣扎,不再重复以往的无效立志。心想:我不知道应当怎样才好,但是主知道。当我这样停下自己的所有活动时,里面有话说:“这是叫你认识自己的本来面目!”

这时我想, 原来主是叫我不要凭着自己挣扎,而是藉这一切叫我彻底地认识自己,免得我盗取上帝的荣耀。因为若不能彻底地识透自己,就不能真正地认识上帝在自己身上所施行的一切恩典,将荣耀归于上帝。当一个人认识自己彻底败坏的时候,才知道那一切与败坏不同的东西,都不是出于自己。保罗说:“律法本是叫人知罪。”(罗 3:20) “律法是我们训蒙的师傅,引我们到基督那里,使我们因信称义。”(加3:24-25) “律法”是我们启蒙的老师,告诉我们懂得一个最起码的常识:“你是个罪人”,直到彻底认识自己全然败坏,原来我努力挣扎是不晓得自己如何败坏。我蒙恩之后那一切向着主的爱,和逼迫中的得胜,虽然知道全是主的恩典,一点也不是自己有什么好,但那毕竟是道理。我所以在软弱失败中不服气,以为凭着那种宁可承受任何痛苦的死亡,也不能犯半点罪的决心,不相信管不了自己,都是因为不认识自己。也未必然不以为上帝在自己身上的一切恩典,有自己的作用。现在知道了,自己除了败坏没有别的。别说自己对大罪克服不了,连最小的行为自己也不能管理自己。如不该说的不说,不该想的不想。没有人能做得到。人还能做什么呢?现在也知道了,就连自己愿意信耶稣,以及愿意寻求上帝的所有想法,也不是出于自己,而是出于上帝的恩典。

主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我们所有的软弱和失败,不是因为上帝的恩典不够用的,而是叫我们因认识自己而不至于夺取上帝的荣耀。我们这样的一个罪人只要不夺取上帝的荣耀,上帝的恩典在他身上是没有限量的。

此后,每当我每当有任何败坏的时候,我不再凭血气抗争。我知道没有效果。我总是对自己说:这就是你的本相,你要永远记住,免得以后夺取上帝的荣耀。”

我以为只要彻底认识自己,承认自己的败坏,自己放手,不再凭自己挣扎,让主来管,这段糟糕的经历就要过去的。可是不想这不但没有过去,反而比过去更加败坏了,又过了大约有几个月的时间。然而我再也不靠自己活动了。我想,这也许是因为我认识自己还不够清楚。后来,我甚至与人打架,心里的痛苦难受就没法形容了。我跪在主面前,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是照自己的本相朝见主,坦然把心里的痛苦和一切光景都摆在主面前,以说不出来的叹息与上帝交通。

后来我想,上帝既是统管万有的上帝,世界上最大的事他都掌管,连最小的事也不能越过他的旨意。何况我们是他的儿女,他爱我们甚至差他的爱子为我们舍命,还有什么不肯给我们的。我们既是上帝的儿女,主身上的肢体,凡与我们有关的事情,岂不都与他有关吗?我想,我们经遇的一切,不论大事小事,好事歹事,尤其是我所有的灵性经历,包括所有软弱失败的经历,一定是都在他造就我们的计划之内。

我过去一直要求自己在言行举动生活上完全圣洁没有瑕疵,我只知道上帝恨恶罪恶,绝不会想到自己的一切软弱、失败、肉体的败坏也有上帝的妙用,以致成为我人生最大的,最可喜乐的恩典的经历。原来我的目标是绝不犯罪,上帝的目标却不是叫我不犯罪,而是叫我有一个靠他的恩典胜罪、不能犯罪的生命。而我软弱失败和肉体的败坏,都成了上帝对我生命进行加工的不可缺少的工具。

我说:“主阿,你知道我何等恨恶自己,可是我由不得自己。只有你改变我,我才能改变。你却没有这样做,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知道你是上帝,你的智慧不是人有限的头脑可以测度的,我也不能因为有了一些属灵的知识,就以为明白你的心意。虽然我的生活行为与你的圣洁相悖,也是我自己最恨恶的。如果你愿意我这个样子的话,我也愿意。如果你喜欢我这样下去,我也喜欢。尽管是我最不愿意、最不喜欢的事情。因为我的知识告诉我你不喜欢。而且无论何事,只要你愿意的我都愿意,只要你喜欢的我都喜欢。哪怕是我自己最不喜欢最不愿意的事情。”从此我的心平稳安静了。

  评论这张
 
阅读(2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