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以马内利

耶和华啊,求你听我的祷告,留心听我的呼求。我流泪,求你不要静默无声……

 
 
 

日志

 
 
关于我

“不从恶人的计谋,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亵慢人的座位,惟喜爱耶和华的律法,昼夜思想,这人便为有福。他要像一棵树栽在溪水旁,按时候结果子,叶子也不枯干。”(诗1:1-3)

网易考拉推荐

转:主的恩典够我用的(二)  

2010-05-14 10:4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主的恩典够我用的

 

二、第一次经历逼迫 

    

后来在当时圣经奇缺的情况下,从一位不识字的弟兄那里,得到了一本袖珍新约圣经,简直如获至宝。于是,为了安全,就套上了一个语录皮。天天读,吃饭时一面吃一面读,行路时,一面走一面读,只要得着一点时间就读,几天就读一遍,不知读了多少遍。虽然不懂,也觉得枯燥无味,因为知道是上帝的话,所以还是不住的读。

    耶稣说:“所以你们要完全,像你们的天父完全一样。”(548)当读到这句话的时候,心想:人怎么能做得到呢?但这却是主的要求。又想,在人这是不能的,在上帝却凡事都能。那么怎么才能让主肯在自己身上做呢?于是我说:“主啊!我愿意完全满足你的要求。但是我做不到,但你能使我做到。因此,从今天开始,我把自己交在你的手里。你愿意怎样作,你就怎样作,你看我需要什么,你就加给我什么。你也就怎样对待我,或使我死、或使我活,或受苦难、或得平安,或受羞辱、或得荣耀,或软弱、或刚强,或失败、或得胜,或受到怨屈冤屈、或得着快乐,或遭遇任何的事……,都愿你的旨意成就。这样的祷告,不是盲目的说出来的,每一句话都经过了深深地考虑。想到了真的经历这一切时,自己会有难以承受的痛苦。但我是交托了他,以他的信实为粮,决定了让他在我身上按他美意自由而行,我不是要得自己的荣耀和赏赐,而是愿满足他的心。

    蒙恩之前,虽然年龄小,但是还是很骄傲、很虚荣、很爱慕世俗。但自蒙恩那一刹那开始,似乎所有心思与过去完全相反,再也不爱世界,巴不得家里所有东西都想奉献出去,不过自己在家里只是个小孩子,作不了主就是了。非常渴慕为主的名受苦、受逼迫,更渴慕为主的名殉道。同时又觉得这样的福气自己如何能配?!不管听到哪里有人为主受逼迫,就会非常羡慕,知道哪个人为主受过苦,就会特别敬仰他,能见一见都觉很不配。

    到了十六岁那年,村里发现了“反动标语”,虽然随之调查出是村里的一个小孩子写的,但由于是在一个信徒的宅外厕所里发现的,于是,就把那信徒全家人传到大队部问讯还信耶稣不信。他们说:“早就不信了”。问:“你们会唱信耶稣的歌吗?”他们立刻唱了一首《东方红》。村干部说他们表现还不错,就让他们回家了。只有他家和我常在一起的孩子,十三岁,仍然说信,威逼无效。于是家里大人向村里表态把他领回去作工作。在大人的训斥下,也不再坚持说 “信”了。于是,红卫兵又把我和我母亲弄到村里,问我们是否还信主,回答说是的。“以后还信吗?”“信!”他们非常生气,于是逼迫开始了。逼迫的内容非常简单,只要求我们说一句话“不信耶稣了”,就什么问题也解决了。如果顽固到底,就是反对共产党、反对毛主席、就是反革命。

      因为我还是个十六岁的孩子,又没有历史问题。那时讲家庭阶级成份,家庭成份又是贫农。除了逼我说一句不信耶稣,再没有别的话可说。他们一会儿劝一会儿训一会儿又打,整了我一段时间,也打了我几次,结果都没有用处。但仍然坚持说“信”。在文革那种可怕的形势下,他们这么多人,如果连这么一个小孩子都征服不了,肯定非常恼怒。那时,真得可以说是“得胜有余。”每当传我去村支部的时候,立刻充满勇气,无所惧怕。尽管挨了些整治,但心中充满喜乐,就象圣经说的:“…心里欢喜,因被算是配为这名受辱。”(徒5:41.)

    一天中午,村里那位老信徒(宣布不信主了的那位)到我家来了,对我说:“人家再问你的时候,别说信了,你就说一句不信了,你回家后再信主还能不要你了吗?好吗?”那时,我虽然知道她己经不认主名了,但因为年龄小,也没有多想,就凑到她耳朵上劝说:“就是死也不能说不信耶稣了啊!”她听后生气地说:“好、好、好,你这孩子。我告诉你,这是公社里派我来劝你的!”说完,气忿忿地走了。有一天,在大队部,村支书让我站在门外反省,受青娘去了她见我自己站在门外,她说:“你妈妈叫我来领你回去!”我不懂什么意思说:“你回去吧!我不是可以随便回去的。”我怕她为自己惹麻烦,再三催她回去,她却干脆坐在地上不走。等了一会,见村支书出来,不料她忽地跳起来,指着我的鼻子大吼大叫,说什么我是对抗政府,还说些什么记不清楚了。支书见状笑了说:“你回去吧”!她走后,支书说:“你看人家己经信了一辈子耶稣了还这样,你一个小孩子怎么还不如一个老年人进步呢?”

    1970424,中国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上天,我想应该是第二天晚上,村里召开对敌斗争大会,虽然没把我和我母亲定性为敌我矛盾,但也让我和“四类分子”站在了一块。而且进行点名批判。当我们站在众人面前的时候,心里想“与我们同在的比与他们同在的更多” (王下六16)白日在生产队里参加劳动,终日讥诮、侮辱的话不断。那时并不多想,只知道他们是劝我不信主。但后来回想,他们好多是出于好意,以为小孩子不懂事,自讨苦吃。你看那些信了一辈子的老人都说不信了,就你娘俩顽抗到底。也有的人是为着表现自己积极。

    时间一长,我母亲有些受不住了,有时她说她想离家逃掉。我姐姐以为我们在村里人眼中是“外来户”,又住在教会。除了政治形势的原因,也是被人欺负。于是和寿光(我的老家)我大哥联系。我大哥来信,全家人都希望我回老家。我母亲也愿我回老家。我对母亲说:“你到我姐姐家去吧,我可以自己在这里。”

    那时,礼拜堂等房产早在两年前,己经被村里以破四旧为名拆除了,只剩下一片废墟。我家所住的三间破房,是原来的厨房,摇摇欲坠,随时都有倒塌的可能。母亲和姐姐说:“你看这房子这样子,一旦倒了,砸到人怎么办。”我说:“不要紧的,房子倒了砸死就砸死,如里没有被砸死,我要在礼拜堂根基的废墟上搭个窝棚,住在这里。这里是主的家,我自己也要守在这里。我不是属自己的,没有权利自己安排自己。”母亲说:“那我也不能离开你。”

    不知怎的,人提到离开,我感到整个院子从边缘为界,界内的一草一木,甚至废墟中每一块碎砖、碎瓦片都格外神圣,都是有福的。这是上帝所拣选的地方。是多年前弟兄姐妹受造就的地方。自已在主的家里做一个最小的碎瓦片也不配。是主把我放在这里,我不是自己的人,没有权利说往这里去或是那里去。

    后来反来复去折腾就这点事,他们也觉得没有意思,对我也就不了了之。不过,因为我母亲是成年人,不理会我之后,还继续整我母亲,折腾了一段时间,也感到无意思,也就不了了之。

    大约这次逼迫过后,确切时间己经记不清楚了,我的本子上记录了的一篇题目为《在患难中》的祈祷性短文:

    一旦我的外体毁坏了,我的毁坏是为你……主啊 ,为你这样的毁坏不能使我忧愁,反而使我的喜乐满足了。

   我知道,你不是喜欢我们受苦,而是为了让我们因着受苦,得以完全,除净渣滓,澄出更宝贵的来,至终要使我们在那日配得权柄与你在宝座上同坐。

   假如我贪图风平浪静,安安稳稳,舒舒适适地度过这短暂的一生,那有什么价值呢?那将会成为我无法弥补的遗憾。

   “虽然无花果树不发旺,葡萄树不结果,橄榄树也不效力,田地不出粮食,圈中绝了羊,棚内也没有牛,然而我要因耶和华欢欣,因救我的上帝喜乐”(哈317.18)。一个属天的人,属地的一切与他如同无关,肉体得失荣辱,不是他快乐和苦恼的因由,因为主“是我们的产业,是我杯中的份”(诗165)。他顾念我们,甚至连我们的每一根头发他都数过了。

   主是至宝,有他就够了。他是万有的主,是掌管整个宇宙的上帝,是我心灵和外体、今生和永世的一切,有他实在够了。

  评论这张
 
阅读(4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