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以马内利

耶和华啊,求你听我的祷告,留心听我的呼求。我流泪,求你不要静默无声……

 
 
 

日志

 
 
关于我

“不从恶人的计谋,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亵慢人的座位,惟喜爱耶和华的律法,昼夜思想,这人便为有福。他要像一棵树栽在溪水旁,按时候结果子,叶子也不枯干。”(诗1:1-3)

网易考拉推荐

2010年7月25日济南长春里教堂洗礼侧记(转自你们不要歇息博客)  

2010-08-05 09:40: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年7月25日济南长春里教堂洗礼侧记:

默认分类 2010-07-27 14:52:30 阅读33 评论5 字号:大中小


      一年之前,真没想到长春里教堂还能施行一次洗礼。那时教堂已经风声鹤唳,似乎随时都会被推倒铲平。如今它依旧安然矗立!可见我们处在何种环境中都不必焦虑恐惧,因为掌管万事的是我们的神,不是那些夸耀神通的人。

今天参加洗礼的整整一百人,远多于去年的47人。昨天的祷告会上,报名受洗的还是96人。那4人应是即时决定的吧。这次洗礼,年轻人居多。吃过午饭,我去四号院洗碗,穿过狭长的甬道,见三个小伙子在院门口聊天,聊各自信主的时间和感受。他们的年纪都在20岁左右,都穿着干净整齐的T衫和牛仔裤。那时我心里轻轻地漫过一阵感动。

我最早进教会大约是在1992年。我和他们的年纪差不多,在我读书的学校对面有一个教会。每个周末见那里一群人忽聚忽散的,我很好奇。看门口的牌子知道是基督教机构。有一个早晨我悄悄地从后门进去看个究竟。却见满屋子白发皂袄的爷爷奶奶有的闭目摇头,有的垂头抚胸,随着台上一个主持的俱痛哭流涕口称天父。一时甚觉恐怖,于是仓皇逃出。这就是我对教会的第一个直观印象。我觉得那其中弥漫的是阴沉垂死的气息。这种错觉是由于自己从未经见宗教聚会的场面引起的,也是因为看见信徒都是垂暮之年,哭得凄惨,看不到朝气和活力。

过了这许多年,不但我自己进了主的羊圈。而且看到更多更年轻活泼的小羊也来了。各地的教会都有了青年团契,有了网络社区。真是开心啊

堂内施洗礼的时候,我在甬道里,有两位老人也在,他们是来为信主的儿女看孩子的。儿女在堂内敬拜,他们哄孙子在外面玩耍。大爷说:信耶稣是挺好,都是教人好,咱也信也不信。“也信也不信”,是许多中国人的想法。我家的老人常说:不能不信也不能全信,不能信迷了,等等。这些说法的意思都差不多。典型骑墙派。不信吧,确实有些事挺灵的,不容你不信,再说作为一个平头百姓咱也不便得罪神灵不是吗。信呢,也不能说什么都听,不然就总是吃亏,处事上、习俗上也显得各色了,惹人家笑话。何况这基督教,信就只能认他耶稣是神,别的都不是,这不把别的神仙都得罪了吗,那人家别的神仙能愿意吗?心里有这些想法,就希望各路神仙和平共处一起保佑自家的小日子,谁也不得罪。许多中国人是这么想的。

大爷又说,今天是受洗,就是正式加入了,就像入党似的,完了也得发一个证或者本本什么的吧?我说:不发,什么书面证明也没有。我一头回答,一头想,这和我多年前的想法一样。记起若干年前,老友向我传福音,每次打电话都是说耶稣、基督教,我都听烦了,心想难道就不能说点别的?后来有个人拉我入一个民主党派,老友坚决反对,积极砸锅,我就没有入。但仍然误以为受洗入教和入某个党是一样的性质。如今明白,受洗,不是加入了一个宗教组织或者教会,而是将自己的生命与耶稣联合,且在世界面前宣布:我,是属基督的,此刻起,我接受基督的死为我的死,要从此得着基督所赐的新生命,活出另一个我来。

记得去年关于受洗的那篇博文,博主定题目为:人生归零,从新建造

愿这领洗的一百位弟兄姊妹从此人生归零,活出基督的新生命。

 

附录去年博主关于受洗(2009年7月26日)记录的文章:

7月26日上午济南长春里堂短札:人生归零,从新建造

人人都应该知道,耶稣是谁。唱诗班轻柔的歌声在长春里堂每一个房间里飘荡着,唤起人们由衷的赞美。在这个凉爽宜人的主日,长春里教堂迎来了一年一度施洗的日子。

今天牧师证道的时间比较短,主要传达了与受洗有关的信息,强调受洗是归入基督的死,得新生命,受洗也是从内在到外在的洗。并提到:我们蒙了神的光照,才知道自己是一个罪人,一个失丧的人。认识到这一点是成为基督徒的前提,骄傲的人不能进神的国。这点我深有体会,因为我曾经是一个特别骄傲的人。

认识主之前,我这个人很轻狂。当我被人前人后冠以某种称号的时候,我觉得似乎天底下我最大,诺贝尔文学奖非我莫属。世界上有一句话:人不可有傲气,但不可无傲骨。我那个时候,傲气傲骨集于一身,就像一支脱离了弓弦的箭,在空中飞着,在命中目标之前不能歇息。然而,我的方向不是上帝,而是虚无的名声,我这支箭的结果必将是被折断或因原动力枯竭而坠落。后来,我到欧洲旅行,在赫尔辛基的一个教堂门口,一位芬兰的基督徒,抱着一大攞的中文版圣经对着我们喊:圣经,免费的——中国人喜欢贪小便宜的心理驱使我们每人去拿了一本装进口袋里。这次贪小便宜使我赚到了至宝,那就是主耶稣。

翻看这本印刷粗糙小字号的圣经,我觉得很新鲜,也很怪异。我最强烈的印象是基督教挺虚伪的,什么打你左脸连右脸也给上,为逼迫你的人祷告,在那时的我看来无非是绵羊的道德。但是在欧洲旅行的所见所闻使我震撼,大街上不像我们的街道到处是标语口号。每一处都干干净净,花香鸟语。这块大陆的富裕、文明、强大是不言而喻的。欧洲各地又遍布教堂。一种宣扬绵羊道德的宗教是怎样孕育出这一切的?当年又怎样把我们天朝帝国戏弄于股掌间的?这一切令我困惑。而且,当我参观教堂的时候,常觉得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征服我。走进辉煌庄严的圣保罗大教堂,心里突然宁静得像无波的湖面。走在雄伟神圣的圣彼得大教堂里,感到从未有过的安详,差点就跪下来了。

回国的飞机上,朋友们把圣经放进行李箱里,说要带回去做纪念,我却打开来读了一路。后来又由于一些其他事情的影响,我的骄傲开始瓦解。我发现,其实自己在任何方面都没有什么特别值得骄傲的。正如谦卑不需要理由,骄傲也不需要理由,骄傲的人总是能成功地找到其得意之处。而那其实不过是些转瞬即逝的东西。

当离开一个浮华热闹互相吹捧为乐的圈子,离开那些膨胀人虚荣心的场合,关掉手机,打开圣经,对照耶稣,我对自己的定位在降低、降低、再降低,直到彻底驯服,承认自己一无是处。现在感觉一个人的伟大与渺小,完完全全取决于他自身与上帝交往的程度。他越亲近神就越感到自己的渺小。越远离神越觉得自己伟大,直至把自己当成神。常听到很多人说,我谁都不信,我就信我自己。这就是把自己当神。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啊。

神安排各种契机拆毁从前的我们,把我们归零,正是为了建造全新的我们、合神用的我们。47位兄弟姊妹,愿你们的人生归零,从受洗这一刻起,在基督里成为新造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45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