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以马内利

耶和华啊,求你听我的祷告,留心听我的呼求。我流泪,求你不要静默无声……

 
 
 

日志

 
 
关于我

“不从恶人的计谋,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亵慢人的座位,惟喜爱耶和华的律法,昼夜思想,这人便为有福。他要像一棵树栽在溪水旁,按时候结果子,叶子也不枯干。”(诗1:1-3)

网易考拉推荐

(转)主的恩典够我用的之(十二) 送母回天家  

2010-09-17 01:38: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主的恩典够我用的

 

    十二、送母回天家

一九八一年,五月十七日早上,那天是礼拜日,我母亲去世了。我从来没见过主里面的追思会,不知道怎么做。但圣洁的灵在里面,使自己有一个原则,这就是处理一切事情都要完全分别为圣,绝不让半点世俗的东西沾上边。姐姐说,要不要做几个黑袖章?我说:“不要!主说,谁是我的弟兄?谁是我的母亲?凡遵行我天父旨意的,就是我的弟兄姐妹和母亲了。我绝不感到我们是亲生儿女,就比弟兄姐妹关系更近!也绝不能让弟兄姐妹有半点这样的感觉!”

泰安的之谦叔也闻讯赶来了,他在会上讲了道。追思会约有一百名弟兄姐妹参加(那时的信徒人数较少)。那种圣灵临在的感觉,那种说不出来的滋味,那种神圣和份量的厚重,在场的都感觉到了,是我一生所参加过的追思会都远不能相比的。几个小时的会,大家一边唱诗,一边争先恐后地作见证。记不清有多少位作见证的了,至少做了几小时的见证。因为我母亲自从年轻时一开始信主就受逼迫。尤其这多年为守住这个家所经历的一切患难、困苦、逼迫,是大家都看见的。大家所作的见证,都是从她身上所见所闻的事情,讲她怎样舍己,怎样爱人,怎样奔跑,怎样接待弟兄姐妹,怎样爱那些逼迫我们的人,服侍他们。是的,多年来,她的奉献常是不为自己留下什么的,经常只剩一个烧饼,她也非留弟兄姐妹吃掉再走。有一位村里的姊妹站起来一边说,一边哭。她从前不信主,而且她丈夫还逼迫过我们。她说,我嫁到这村时,娘家远,又没有公婆,我分家的时候,大娘知道我自小从城里长大,不懂过日子,于是锅、勺、面缸、面盆,炊帚,笤帚,连戗锅的铲子,做饼用的柱子,都给我准备好送到家去。她待我这个与她毫不沾亲带故的孩子,亲妈也不过如此。她是后来才信了主。大家一边说,一面全场被感动得失声痛哭。有姊妹说,所有在场的人所哭的声音都是一样的。又说不出来的喜乐,又痛哭。这时我还发现,就连村里不信的人,也有来的,站在外面哭。他们说,全村的人都在谈论她,无不心疼,甚至连逼迫过我们的人都说:“这个人肯定能上天堂。”“如果真有天堂的话,王大娘去不了,那就谁也去不了。”

追思会上,每当唱到《昂首青天外》,“天使迎、笑嘻嘻、鼓掌来,天军排、齐整整,宛然玉树栽,主前来,将我抱在他胸怀,说我是他骸中骸,主我永不离开”那几句的时候。我好像看见了我为主的名受苦一生、辞别尘世间一切苦难的母亲,冉冉而升,蹒跚前行,天使天军非常整齐地分两队,有节奏地鼓着掌出来迎接,最后,主耶稣从中间伸开欢迎的双臂迎接!这种感觉是特别的,好象没看见什么,却又看见得非常清楚、真实。每当有这景象,里面充满了爱主不落空、为主受苦不落空、为主劳苦不落空的感觉和感动。尤其是一个虽然活在世界,却不属世界的人,那日回家何等荣耀!我相信这不是自己想象的,而是心灵一种真实的看见。大约一连三年,每当唱这首诗,这副荣耀的景象会再次浮现在心里。甚至至今三十年过去了,几次送较有分量的同工回天家时,这种感动和景象还会出现!

不久,山头村段成勋弟兄的母亲去世了。有人给我送信,叫我赶快去。我就去了。当我去后才知道,他惹了大麻烦。因为他参加我母亲的追思会不久,家中就遇到这事,他也没有问,只是见我们怎样做的,他就也完全照着做,丝毫不按世俗上丧事的那些习俗。但他家的情况和我却很不一样,他弟弟名叫立新,那时,不但不信主,而且和哥嫂关系还非常紧张。他们堂伯堂叔血缘较近的就有好几家,人口也很多,他们都有参与权,对于段成勋作为长子,不磕头,也不说明原因,全都极为不满(按习俗,哀子要磕头,不然都会故意刁难,不让他顺利发丧),非常生气。他们挑唆他弟弟大闹丧事。他弟弟本来就对哥嫂不满,加上这一鼓动,更是加火上浇油,扬言只要他哥嫂按主里面的方式发丧,等丧礼开始举行他就要砸场子,而且直等他一动手,当家几十口人都会参加。据说他们连村里、队里都做了工作,说,母亲去世就是他们夫妻俩气死的,如果他们按信耶稣那一套发丧,无论挖坟,还是抬棺材,他们一概不帮忙。还有个特别情况,他家是在一个很深的胡同里面,要经过十三个大门口才出得胡同口。他们也全做了工作,段成勋不磕头,发丧往外抬棺材时十三户人家全都不让从自己门口经过。尽管这样,成勋哥仍然不磕头,也不说话,就连为什么不磕头也不解释。只有他弟弟不住地见人就控诉他。

当我赶到的时候,气氛已经非常紧张。大家简单给我介绍了情况,我对成勋哥说,你按主里面做,应该先向大家解释清楚,尤其是村里、队里、亲戚、及其他有关人员。这不怪大家有意见,他们从来没见过这样办的,也没听说过,还想不通你怎么回事呢。我又把他弟弟立新叫进屋里,对他说,妈妈信主,哥嫂也信主,你哥嫂不是因为不懂事故意不按世俗,而是为着信仰这么办。你虽然还未信,但你为母亲的丧事这么着急,说明你很孝。但有一件事情你不明白,妈妈己经上了天堂,肯定不愿意你按世俗为她发丧。她己经上了天堂,你不能往地狱里送她。如果你一定要按世俗办,那可是最不孝的一件事。听了这话,立新对我说,我哥哥嫂子这做法,我一点也不同意,我就恨他们俩个,我本来想等一举行时我就砸场子;但是,三元哥你来了,我就听你的。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日后我一定要找我哥哥嫂子好好地算帐!听他说了这话,大家非常意外,也非常高兴,如释重负。直等亲友来齐,追思会就要开始。

一会儿,有一姊妹慌慌跑来说,快祷告吧!听说立新到了姥娘家,告了他哥哥嫂嫂许多,都气坏了,组织了一车人是准备打架的,一会就到,只要段成勋不出来磕头,丧就别想发成。只要按主里面发丧,就要开打。我只好安排人出去相迎,准备好言相劝。一会儿,危机解除了,因为他们来的时候,车怎么也开不动了,弄了几小时还是弄不好,只好不来了。最后只打发两个年轻人来送了点钱,并一块参加了聚会。

那些准备趁乱闹事的人,一见立新不闹了,他姥娘家又没来人,也都不闹了。一块跟着聚会听道。聚会时圣灵非常作工。我讲了道,讲到信主得救和将来复活的盼望,满院非信徒鸦雀无声,一双双眼睛都瞪得大大的,好像都听得入了迷。而且队里也都热情地帮忙,出殡时胡同里没有一个人出面拦阻。

丧后,他弟弟立新立刻转过向来,对那些挑拨他闹事的人非常不满,说差点上他们的当。而且全村的人对主里面这种发丧做法交口称赞,都批评那些挑事的人,说给人家信耶稣的出难题,太不应该了。

  评论这张
 
阅读(2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