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以马内利

耶和华啊,求你听我的祷告,留心听我的呼求。我流泪,求你不要静默无声……

 
 
 

日志

 
 
关于我

“不从恶人的计谋,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亵慢人的座位,惟喜爱耶和华的律法,昼夜思想,这人便为有福。他要像一棵树栽在溪水旁,按时候结果子,叶子也不枯干。”(诗1:1-3)

网易考拉推荐

2011年07月13日  

2011-07-13 15:51: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传教士与中国——令人感动的老照片(组图)(4)

时间:2010-09-29 17:43 作者:听雨楼 字号:大 中 小 点击: 7589次

傈僳族村寨

休假與結婚
1922年聖誕節之前,富能仁首次回英國休假。1924年回到中國,內地會總監何斯德指派他到甘肅蘭州任內地會中學校長。1928年,富能仁被委任為內地會雲南總監,得以重返傈僳山區。當時,他還負責護送7位新分派到雲南的傳教士:海教士(J.David Harrison)夫婦和楊志英(John B.Kuhn)到雲南府(昆明),費教士(FrancisJ.Fitzwilliam)夫婦和賈教士(J.Harold Casto)夫婦到騰越[1]。1929年10月24日,已經43歲的富能仁在昆明與邰洛西(Roxie Dymond)結婚,當時邰洛西23歲,是循道會傳教士邰慕廉(F.J.Dymond)之女,生於中國,畢業於英國某大學歷史系。婚後,夫婦用四個半月時間進行了1400英里的長途旅行,遍訪雲南各傳教區。(维基百科)

復興與富能仁字母
1920年到1925年,富能仁在緬甸克倫族傳教士巴拖和傈僳族信徒摩西的幫助下,發明了一套傈僳文字,首先用它編寫了教義問答、翻譯《馬可福音》和《約翰福音》,以及傈僳歷史與語言手冊,然後將翻譯工作交給青年同工楊志敬(Allyn Cooke)夫婦,後來他又回來進行修訂工作,最後在1936年,完成了全部新約的翻譯。

富能仁一直實行對傈僳族信徒的培訓(通常全家、全村參加)。並且,與當時其他傳教士的做法不同,富能仁讓傈僳族信徒自費購買書籍、建造教堂和供養傳道人。這些做法後來幫助了傈僳族教會在日後遭到迫害時期(特別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間),並不因為失去原有的外援而受到挫折。(雖然其中也有數萬人逃往鄰近的緬甸和泰國)。富能仁將教會管理權交給傈僳族長老,在當地很少留下英國差會的烙印,不過他在家鄉卻組織了陣容龐大的禱告團,以支持他在傈僳族中的傳教工作。

整個30年代其他傳教士都在努力傳教,但是大部分新信徒都是來自傈僳族地區,包括傈僳族,以及克欽人和彝族。當時發生了大復興。中國政府承認,到1990年代,中國的傈僳族有90% 是基督徒。

去世和遗产
1938年9月25日,富能仁在中国云南省西部的永昌府(保山)因脑疟疾去世,留下了妻子和3个年幼的孩子,但是当时他的传教工作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他的女儿Eileen Crossman在1982年出版了一本关于他的传记《山雨》(Mountain Rain)。(维基百科)

富能仁发明的傈僳文字被称为老傈僳文。1949年以后被限定在基督教范围内使用,中国大陆政府另外组织中国社会科学院的语言学家发明了新傈僳文。1992年,中国政府正式承认富能仁发明的傈僳文字为傈僳语的正式书写系统。由于老傈僳文久已深入人心,较为通行。今天,富能仁仍是东亚最成功的基督教传教士之一。(维基百科)

一位傈僳族女信徒在复活节聚会中表演赞美诗。傈僳人能歌善舞,他们用傈僳族舞蹈动作来配合赞美诗进行表演。传教士在怒江流域传教时不但创制了傈僳文字,还结合当地的音乐改编赞美诗,如今当地的赞美诗表演不但有混声四部合唱,还有不少曲目就取自当地的民族音乐。(钟摆上的怒江)

 

曾在贵州传教的瑞士传教士薄复礼

1934年10月初,红六军团进抵贵州黄平境内,与国民党军激战两昼夜。战斗刚刚结束,部队到达一个小山村,这时,他们无意中发现了一男一女两名不明身份的外国人,红军战士当即将他们押到军团部。经过询问,萧克了解到,此二人是瑞士传教士薄复礼和他的夫人露茜,10天前贵州教会召集他们赴黔西为“复活节”做祈祷,事后正准备赶回镇远的教堂。 〃   当时的红军认为,外国传教士来中国传播宗教,是对中国的文化侵略,于是决定将他们扣留。第二天,红六军团进驻旧州,又遇到了几名外国传教士,他们是新西兰人海曼和他的夫人以及两个小孩,还有一名加拿大妇女格雷斯·安布伦。 〃   如何处理这些外国人,萧克、任弼时等领导人进行了研究,决定无条件释放妇女儿童,而其他人则是有条件地释放,条件是教会必须为红军提供一定数量的药品和经费,也可以用弹药、无线电零件等物品代替。随后,红军让薄复礼和海曼给教会写信,讲清红军的条件。 〃   就这样,薄复礼开始跟随红军行动。几天以后,部队宿营在一座破庙里,萧克拿出一张从教堂里没收来的贵州地图,谋划着下一步行动。地图是用法文标注的,萧克自然看不懂。他把薄复礼叫到跟前,让他帮着翻译。薄复礼用了大半夜的时间,将地图翻译成中文。 〃 ……萧克说:“薄复礼先生是被我们关押过的,但他不念旧恶,这种胸怀和态度值得敬佩,这种人也值得交往。” 〃 (转帖)
 

1905年,伯格理从这块当时荒凉的山坡上开始修建教堂与校舍。只用不到50年,基督教就完成了儒教用2000年时间也没完成的功绩。而今天,就象这阳光转过山岗,石门坎默默无闻地存在于中国最贫困的乌蒙山区中。   石门坎,这个要在五十万分之一的贵州省地图上才能标出名字的苗民小山村,地处川、滇、黔三省交界。属贵州省威宁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

百年前——那时石门坎是黔、川、滇毗邻地区教育的中心。石门坎的文明史,与一个叫柏格理的英国传教士有着重要的联系。柏格理早先在“昭通布道所”传教,昭通布道所的礼拜逐渐来了一些38公里以外的石门坎的苗族,柏格理和苗族之间建立了深厚的友谊,苗族也是川滇黔边区接受基督教的主要群体,柏格理遂于1905年向彝族土目求得土地在此建立教堂。这里也成了川滇黔边区的教育、文化中心,曾举办过的学生运动会,邻县参赛、参观人数达万人。学校教师收入主要靠学费,学费为小学每学期5升玉米(每升约4.5kg),中学7升。这里出去的学生,还有两三个成了博士。

石门坎的故事 http://www.chiyou.name/page/zl/tpz/4/23.htm

1887年,22岁的英籍(英格兰人)基督教传教士柏格里(S. Pollard,另有译为波拉德的,1864~1915年),受基督教“西差会”派遣,来到中国,成为中华基督教循道公会西南教区牧师。........

《伯格理,云贵花苗之王,一位英格兰牧师 》

用生命爱中国—伯格理的故事
作者:阿信  
胡锦涛总书记在任贵州省委书记时,在一次干部会议上,这样提到伯格理:

“公元1905年,一个叫伯格理的英国传教士来到贵州毕节地区威宁县的一个名叫石门坎的乡村。那是一个非常贫穷、荒凉、艰苦的地方。他带来募集的资金,在这块土地上盖起了学校,修起了足球场,还建起了##分泳的游泳池。他还创制了苗族文字,自编了”我是中国人,我爱中国“的教材。免费招收贫困的学生。后来,那个乡村发生了一场瘟疫(伤寒),当地老百姓都逃走了,他却留下来呵护、救治…

爱人如己:伯格理 http://www.ziboy.net/?p=180

有一位圣人,一位或许真正怀有如耶稣般虔诚信仰与悲悯的人,走过。
他的名字叫:伯格理(S. Pollard,另有译为波拉德的,1864~1915年)
有一个地方,就是这位圣人曾经留下足迹的地方。
他的名字叫做石门坎,位于滇黔边界的威宁地区。
百年前在这里,伯格理在这里就建设了教堂、学校、医院,并为当地苗民引进了土豆、玉米等农作物以及农业试验场。他还为当地苗民改进了土灶和纺织机,并在当地人的帮助下,历史上第一次为苗语创建了书写系统:滇东北老苗文。
1915年,石门坎爆发伤寒,救助他人并耗尽药物的伯格理牧师,终于倒下了。长眠在他为之奉献半生甚至生命的土地。
八方而来的数万人为其送葬,这些人在他的人格魅力感召下,绝大多数皈依了基督。
墓碑上写着:
柏格理墓碑序(据“威宁县志”):
先生本英籍,按欧文姓氏,与荫穆宠腊而得译音相近。少禀家箴,恭承天命,甫弱冠即渡海东来,更汉文为柏格里,字明星,能操各种文言,服习起居,随处与人从同,登场讲演,善于献身说法,听者每觉兴致勃勃,咸无不深省,足令惰者起而懦者兴,恶者胆寒而悲者慰。至其热心毅力,不避艰险;金沙江外,举凡障雨蛮烟,荒冷之区,靡弗足迹殆遍。土人爱而亲曰:赫甲家。都邑乡里之间,妇孺皆知其名;先生和气迎人,既孩提亦爱戴,尝酣卧抱中而情深不忍去诸怀抱者,至若老成。人受熏陶,莫不曰先生能以福音生人,不啻保罗再现于今,心悦诚服,有如知己。前清丁未,曾传教于冷米寨,迭遭围困,濒于危绝,当道本欲依法惩凶,而先生反数为之缓(),且泣曰:敌真理之徒,实不知基督福音,使果知之,方服从之不暇,何排拆之有。先生诚能动物,士大夫争相识之。其待教士,忧乐与共,恳挚之清,甚于家人父子。自辟石门,博精()划,苗人呼之曰“堪德”(克垒勤)。先生为之创文字,译经籍,建堂设校,一片荒地,竟至崇牖栉比,别有天地,先生之心力瘁矣。客秋一痛长眠,就山窀穸。今石部集封碑,问之于予,因举所知而笔之。铭曰:“唯我先生,辟开石门,传宣圣道。觉牖斯民;若时雨降,勃然苗兴,天人喜爱,万世流馨。

他留给山民的是什么?
较为完备的基础教育与医疗,开阔的英语、体育、音乐的教育,苗人成文的文字……
这里成为了西南教育文化的圣地。在国外,信封上写上“中国石门坎”就可以寄到(今天这里不通邮)。
在这个今天仍然很贫苦的山区,在百年前,有4000多人在石门坎(这是一个乡级单位)完成的小学教育。其中有几十人完成了大学教育(我的母校云南大学就有来自石门坎的校友),走出了苗族第一位与第二位博士。甚至到今天,在这个闭塞的村庄,会有老人会说几句英文,会知道篮球的跑位、运球……
过去的荣光只能沉重的现实的痛苦。
1960年代,伯格理的墓碑被当作“四旧”推倒了。
从1949到今天,这里走出的大学生不足十人……贫困的难以置信(我近几天会发照片……)
怀念伯格理,更在呼唤……
难道真的只有等待圣人再度出线么?!
你的在天之灵,看见了么?

割完猪草的小孩走在回家的路上。他们脚下残破的甬道是石门坎仅存的数处教会的遗迹之一。当年教会学校校区内整洁的校舍边的甬道两旁开满了鲜花,如今却是茂盛的杂草。

教徒手握着苗汉对照的《颂主圣歌》
苗族自其祖先蚩尤败于黄帝之后,经历了千百年来被驱逐与受迫害的苦难。1904年四个苗族猎人凭着偶尔听到的传言:“一个叫耶稣的神正在寻找迷失在山野里的羔羊”而找到传教士的门前……

当年的麻风病院中仍住着麻风病患者。传教士张道惠筹资兴建。"过去的那些日子里,麻风病是不治之症,但是住在这里的病人至少可以吃饱、穿暖,而且还有条件医治化脓的伤口。"-(英)张绍乔 张继乔《张道惠夫妇在石门坎》

礼拜日石门坎教堂中的听众
"在各民族的历史及为生存而进行的斗争中,他们只能算做一个较小群体。但他们仍是上帝心中的花朵,他又一次选择了地球上的弱者。" ——伯格理《苗族纪实》

苏科寨教堂复建于“1988年令人可怕的潮湿,并不美观的小教堂!当建筑落成的时候,苗族人真是欢天喜地,因为现在他们终于拥有了一个完全属于他们自己的'上帝之家'!”——伯格理《苗族纪实》

现在石门坎规模最大的苏科寨教堂的礼拜会
基督教会被驱逐出中国时这里曾留下了数万名教徒百余座教堂。当我们合唱时,数百个喉咙的音调汇成一股声音的巨流,在夜空中显得特别宏大,真象一场大型礼拜唱出的赞美歌。”——伯格理日记。

  评论这张
 
阅读(54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