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以马内利

耶和华啊,求你听我的祷告,留心听我的呼求。我流泪,求你不要静默无声……

 
 
 

日志

 
 
关于我

“不从恶人的计谋,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亵慢人的座位,惟喜爱耶和华的律法,昼夜思想,这人便为有福。他要像一棵树栽在溪水旁,按时候结果子,叶子也不枯干。”(诗1:1-3)

网易考拉推荐

(转)一次生命的见证之三:病得医治  

2013-04-15 15:41: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病得医治

 

说实在的,这几天我一直也没为病祷告,不是没祷告,而是祷告的时候没想起来为自己的病祷告。也知道快死了,到了28号自己就感觉到了,觉着顶多还能活几天。也想,再过几天,这些人就见不着了,但一想起死来,就满了喜乐,这喜乐从哪里来的呢?没有理由。不是说想起什么事情来高兴,不是为着事情高兴;那是为了知道死后上天堂而高兴吗?更不是!那到底为了啥喜乐?为了什么高兴啊?没有原因,没有理由,就是充满了喜乐。现在你一定让我说,我只能这样说,准确着点,就是为了耶稣高兴!一想起耶稣来就高兴!耶稣成了我唯一的、一切的喜乐,也成了一切喜乐的原因和理由,其它这事那事,包括病、包括死、包括家里大人孩子、还有教会那些挂心的事,好象都被耶稣遮蔽的无影无踪,都消失在这个有福的名字里,根本都不值得去想,也没有需要去想,满心湧出来的都是喜乐,满心湧出来的都是耶稣。几天后,韩(德清)牧师打电话问候我,我对他说:“我现在才知道什么叫‘说不出来的,满有荣光的大喜乐’(彼前1:8)”。

 

你说你走了之后没后事吗?家庭啊、教会啊,不是还有老些事吗?但就是觉着什么事也没有!真的是没有难处吗?肯定是有啊,但是那种有是人的感觉,其实在神那里早就解决了!人没有信心啊,就是成天没事找事地自己多操些心,实际上在神那里,能有什么事?那时候,孩子还没毕业,按理应该操心,但根本不想,什么事也不存在。人在生活中的那些担心和忧虑啊,其实根本就不存在,有的话都是人在那里自己胡敛活的(注:“自己胡敛活”意指自己没事找事)。

 

平时不是这么想的,那时候觉着快“走”了,想想家里的事、教会的事、这个事那个事,心里就是两个字啊:圆满!实际上那个时候,心里面一个就是耶稣,一个就是圆满,就是觉着无论什么事,神作的都是尽善尽美的那种感觉,所以没有任何的挂心,光高兴,光喜乐,根本没拿着死当回事儿。

 

那个时候拿着死就没当回事儿,就像在家里吃饭一样,在厅里吃也行,在厨房里吃也行,就是那种感觉。走啊?还是在这里啊?也分不出怎么样,要是叫我挑选啊,就是不知道走好还是在这里好,就是这种感觉。你说走吧,把教会里这些事都撂下了;不走吧,也不知道会怎么样,你叫我挑,我也不知道哪样好。所以,这几天祷告,也没为病祷告。你说为病祷告吧,是求主让我好了呢?还是让我赶快走呢?这些话没法说。祷告都是有愿望的,就没这种愿望,也没好了的愿望,也没死了的愿望,想想怎么着都好,所以,一直也没为病祷告,“走”也没拿着当事儿。

 

刚开始住院的时候,医生说这个病人没救了,我还真没拿着这个当什么事儿,但这回说走不了的话有可能长期住院,这才第一次拿着当事了,住院以来第一次有了心事了。哟!长期住院?死了就死了,好了就好了吧,也走不了,还得长期住院?又不能干什么,这么忙,耽误这工夫;自己什么也干不了,还得找人伺候着你,还得长期?花钱那是另回事,我关心的是不能干事儿,还得让别人都在这里牵扯着、伺候着你,这个我拿着当事儿了。

 

有了心事了,没说,到了傍晚了,道真要回家。那天我让弟兄姊妹们都回去了,好几宿没睡觉了,都在这没用。最后洪生要在这里,我说你也回去休息休息吧,他也走了。这时候朝华在跟前,我说叫你妈过来,一块做个祷告。道真呢,一手拿着兜,伺候着要走,好像心也没在祷告上,说了几句,就背主祷文了,她的祷告特别短。我呢,是心里有了事了,想着一块儿和她做个祷告,她在那祷告了两三句就开始背主祷文了,等于背个主祷文就走一样。因为祷告得预备心啊,我预备心的时候,她就快祷告完了,我就赶快祷告开了,要不然就结束了。

 

我觉着也就是她背主祷文的时间,我就祷告完了。我说:“主啊,医生说那些话我都听见了,(就是救不过来那些话)但那毕竟是医生的话,人的话。当然,我知道他们是根据检查的结果说的,根据病的真实情况说的。我的病我知道了,但我是你的仆人,你是超越自然的,我想听听你的意思。”这是第一句话,第二句话,我说:“我不能给你出建议啊,(我说出建议的意思是,祷告得提愿望啊,求主赶快让我好了吧,或者是赶快让我走吧,或者说这样也行啊,反正就这三个方面。)因为你是造物之主啊,(创造万物的主是什么智慧啊,我看你造的那树叶,我也不敢给你出主意啊,我只不过是一个受造之物,我能提什么建议?难道神还不知道怎么办吗?还用着你在这说三道四地,给他出点子吗?我祷告的时候没说这么多,我是给弟兄姊妹解释一下,我说简单了你可能不一定知道什么意思,祷告的时候不需要解释。)但我是人啊,我有我的想法,(祷告不能提建议的话,就没有意义了)这样吧,我换个角度向你说,我不从受造之物与造物之主这种关系来说话,我作为一个神的儿女,神的孩子,来和你说话,(这样我什么话也敢说,说的对,说的错,说的好,说的歹,我想到哪里就说到那里,就敢放开说了,我说:)主啊,死了不要紧啊,死不了长期住院,又不能工作,还得让人伺候,还得花钱,我觉着不妥当。(我一说到这里,又害怕了:神让你长病,你怎么能说不妥当呢?!又害怕说错了话,我说:)主啊,这毕竟是我自己的想法,只要你看着好,我就顺服!”

 

就祷告到这里,她就阿们了,提起兜来就走了。我心里话,我第一次叫你来为着一块作个祷告,你怎么说那么短就走了?我一直在想着这个事,估摸着也就是有五、六分钟时间,才回过神来。回过神来后,唉?感觉着想起来,就对孩子说:“我想起来。”因为那几天一直躺着,枕头高点都不行,都晕,怎么能起来?他说:“你怎么起来?”这时候,我就坐起来了,“啊?你怎么坐起来了?!”我说:“你到凉台上,找找脸盆,找找毛巾,弄点热水,给我擦擦身上,这十天没洗澡,也出汗,难受。”

 

这几天弟兄姊妹们在这里,他不大过来,凉台上病人的盆子都在那放着,他找不着那一个是我的。我想喊给他,没那么大劲,想过去,没鞋,因为我不起来,没人把鞋放跟前。我一看,地板擦得挺干净,就起来,下了床,光着脚丫子过去了。过去了后,说,就是这个盆子,这个毛巾。他说:“你怎么跑这里来了?!”就赶快给家里打电话,怎么回事儿这是?给弟兄姊妹打电话,给周丽萍打电话,给苌庄打电话,这是怎么回事?!他妈回去了,他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套了,就到处打电话。他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孬事啊,这是怎么着了?太突然了,我怎么能起来了?!

 

擦了擦身上之后,我说饿了,毕竟十天没吃东西了。前几天不能吃,他们带来的东西都拿走了,什么也没留下。头一回儿住院,没经验,过去医院里吃饭的时间了,没饭吃,现在想想多么笨啊,你让孩子出去买点去啊?就是想不起来。孩子也第一次伺候病人,也想不起来出去买东西吃。这就狠扒拉抽屉,找还有什么吃的没有。抽屉里挺乱,好歹找了个鸡蛋,吃了,不管用啊!在此之先,那好鸡蛋都不能闻见味儿,什么东西都不能闻见,闻见味儿就受不了。我说,这一个不管用啊,再找。找了找,塑料袋里还有个鸡蛋,裂了纹了,一直在那放着。他说坏了,我说坏了没事,实在饿了。剥了皮,我闻了闻,味很大,一尝也是。平时身体没事的时候,不敢吃,这会儿饿了,顾不上了,都吃了!我说你再找找,还有没有?扒翻扒翻,又找了个鸡蛋,这样一连吃了三个鸡蛋,两个好的,一个坏的。还是饿啊,看看还有个梨,我说把这个梨也吃了吧,那个梨约七八两重,削了削,吃了。我说,看看,要不继续吃水果?又吃了四个猕猴桃,最后找找,没东西了,还有半块西瓜,估计得有四斤多沉,也都吃了!什么病也没有了!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